富养女孩的真正目标是什么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4-05-13 14:46:24进入社区来源:新华网

    最近几年,富养女孩的理论被越来越多的父母付诸实践。这些父母多数是本科及以上学历,有一定的社会地位,他们认为只有给女儿提供最大的物质保障,才能帮女儿建立自尊,并专注于学业。他们对女儿的期待也很多,不仅仅满足于成绩优秀,还要提升她的修养,为以后跻身“上流社会”做准备。

    这种教育理念在一定程度上误导了孩子。她们中的一些人自说自话,孤芳自赏,瞧不起同学,不接地气,对人情世故缺乏基本的认识和体悟,由此游离于群体之外。其实,所谓“富养”理应是让她们从小开阔视野、增强见识、培养气质,同时善解人意、性格温和、能够体谅和包容周围的人。

    郭修萌已经两周没去学校了,母亲柳莎束手无策。她信奉赏识教育,坚持对女孩富养,为了帮助孩子树立自信心,她甚至将所有挑战孩子自信的人和事全部否定。但孩子现在自卑得一塌糊涂,学习成绩下降,在班里没有朋友,不招老师待见。

    遇到问题 母亲就会披挂上阵

    初次与柳莎见面,她一再强调自己多么重视女儿的教育,从孩子还没出生就看了许多教子方面的书,她推崇“穷养儿富养女”的观念。

    柳莎告诉我,如果希望儿子成大器,就让他忍受物质的匮乏,进而激发他的上进心。女孩不一样,应该尽最大可能给她提供物质保障,这样才能抵御来自外界的物质诱惑。男孩可以承受被冷落和被漠视,这样可以塑造他们强大的内心。女孩呢,则要给予无条件的爱和包容,让她认定自己是最可爱的,这样的她才有自尊,才能专注于学业。

    为了尽快进入主题,我不得不打断柳莎:“那么,你此时遇到了什么问题呢?”

    柳莎说,女儿郭修萌从小就争强好胜,大家都夸她成绩好、气质好、有品位。初一期末,她考了班级第一,可初二开学验收考时,却只考了20名。噩梦由此开始。后来每天早上起床上学都困难了,坚持了一周,索性不去学校了。“该死的魔鬼学校把孩子折磨坏了!”柳莎的情绪切换非常快,从陈述女儿的问题一下变成对学校的“讨伐”。

    柳莎讲了两件小事,她的本意是说女儿多么坚持原则,我却看到这个女孩在与同学交往中的格格不入。

    读小学五年级时,郭修萌参加英语夏令营。因为看不惯同宿舍几个室友不讲卫生,于是提醒她们注意点,室友不但不虚心接受反而奚落郭修萌。郭修萌忍无可忍,狠狠地打了其中的一个。老师让郭修萌给对方道歉,母亲坚决不同意。“凭什么呀?我严肃批评了老师缺乏是非观念,并告诉那个被打的孩子忠言逆耳利于行,不注意个人卫生会被别人瞧不起。我们夸奖女儿坚守原则,像迎接勇士凯旋一样,中途把女儿从夏令营接回来了。”

    “因为与室友的小矛盾而造成夏令营的半途而废,值得吗?”我问。

    “我最担心富养的女孩没有经风雨见世面会变得窝囊,所以我告诉她,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母亲都会站在背后替她遮风避雨,千万别委屈自己。”

    初一暑假郭修萌军训时,住宿条件不太好,偏偏宿舍里有几个学生夜里叽叽喳喳,影响了大家的休息。郭修萌指责她们缺乏公德意识,结果那几个学生恶人先告状,班主任责令郭修萌给同学道歉。“老师素质太低,明明是她们缺乏公德,影响别人睡觉,我女儿仗义执言有什么错呢?一气之下,我把孩子接回家了。”

    柳莎的教育观念在90后、00后的父母身上有一定的代表性。为了富养孩子,他们全然不顾人之常情,缺乏起码的原则和底线。他们希望周围人也要配合,给予孩子无条件的接纳和宠爱。遇到不同意见,他们就会披挂上阵,指责学校、老师和同学,他们觉得这样就可以把孩子保护在自己的羽翼之下。他们的行为不仅挑战了学校教育,还会造成孩子价值判断的混乱。这样的孩子极端自我,缺乏换位思考的意识,遇到困难习惯性地将责任推向外界,结果逐渐丧失了对生活的主动权和掌控权,变得被动、敏感。

    没有朋友 骄傲的公主被彻底孤立

    第一次见到郭修萌,她的头微微上扬,像骄傲的公主一样看了我一眼。“老师,我不适合中国,不适合我们学校。”郭修萌是有备而来的,她侃侃而谈,将自己不去学校上学的原因归结为三个方面。一是中国的教育只看重学习成绩,忽视学生如何做人,缺乏教养、举止低俗的学生因为成绩好就会被大家追捧,而高雅贵气、自我要求高的却被视为“装”而遭到同学的排斥。二是班主任对学习成绩的追求到了不尽人情的地步,每天早上7点到校,迟到不准进教室,作业不合格罚写五遍。三是同学的父母没什么社会地位,不重视自家孩子的教育,很多同学满嘴脏话。

    郭修萌将一切不如意都归因于外界在我的意料之中。一般情况下,初二的孩子对同龄人的评价往往是外貌如何成绩如何,而她却用“贵气”,加之后面提到的同学父母缺乏社会地位,我很好奇,她这种观念由何而来?会给她的人际关系带来怎样的影响呢?

    郭修萌告诉我,自己没有朋友,好朋友王佳背叛了她。“嗨,她离开我说明她傻,我为她付出那么多,她却不珍惜,非得找吉一秀。其实吉一秀只是把她当玩伴而已,从不带她一起学习。我无所谓呀,没有朋友就没有朋友,反正我们根本就不是一路人。”郭修萌语气冰冷,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每个学生都需要得到集体的认同,构建自己的心理支持系统,没有朋友就难以获得起码的安全感和归属感,稍遇困难就会选择退缩。我问郭修萌,“吉一秀是怎样从你这里把王佳抢走的?”

    郭修萌解释,实际上不是吉一秀抢走的,而是王佳主动去找吉一秀。郭修萌选择朋友的标准是对方处处不如自己,班里只有王佳完全符合条件:人傻、成绩差、生活品位低、对郭修萌顶礼膜拜,像个小跟班儿。郭修萌会给她带一些小礼物,也在学习上帮助她。

    初一下学期,力争第一的郭修萌感受到各种压力。再给王佳讲题时,她就很不耐烦,经常发脾气。王佳有点怕她了,就与新同桌吉一秀成了朋友。整个暑假郭修萌都很烦躁,尤其开学之前军训的“宿舍事件”,使她在女生中彻底孤立了。加上没有了王佳这个小跟班儿,郭修萌觉得在学校的日子太难熬了。

    独生子女的父母生怕孩子在群体中受委屈,他们会尽自己的全力给孩子遮风避雨,替孩子的不当行为寻求合理的解释和开脱,这样不仅使孩子的心智发展落后于同龄人,而且会恶化孩子与别人的互动。父母不通情达理、不配合学校,老师往往会选择对孩子回避施教,不闻不问。同学也避之唯恐不及,谁敢招惹稍有风吹草动母亲就横刀立马的同学呢?父母给孩子灌输的观念表面上让女儿举止“贵气”,实际上是使孩子边缘化了。

编辑:范皛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