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重点班》:台湾高中生成长纪实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0-11-18 15:06:55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教育频道

游森棚著,群言出版社2010月4日出版

    要给孩子一个环境,但环境不是设备;要给孩子一个目标,但目标不要变成压力;要给孩子一份期许,但期许不等于分数。游森棚先生既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实践的。

    游森棚先生曾任教于台湾建中数理重点班,他根据执教经历创作的《我的重点班》,既像小说,亦像散文,更像一部台湾高中生成长的生命纪实。利用暑假忙里偷闲,我细嚼慢咽了两遍,深有相识恨晚之感。

    海峡两岸有太多的相似与不同,在中学教育上尤其体现得淋漓尽致。

    建中是岛内的重点校,重点校内也有重点班,重点校对学生也是择优录取。高一新生入学第一天就进行数学摸底考试。这与大陆重点校的做法差不多。两岸的学生家长对孩子都寄予殷切期望,都想让孩子上一所重点校。只是台湾的家长对小孩择校的要求似乎没有大陆家长那样迫切。

    两岸的班级都开家长会。大陆的家长会,主要由班主任唱独角戏。家长会一般开成了成绩通报会、收费通知会、告状会。台湾的家长会,由家长自己开,家长会有自己的主席、记录员。而班主任仅是旁听,适时给点建议或意见。唱主角的是家长,班主任仅是一个观众。

    大陆搞了十几年的素质教育,有的学校将不给学生留作业标榜成是一种教育创新而大做文章。而游老师留给学生的是“惩罚”性的作业:每周必须写满两页纸的周记,只能多,不能少。学生从开始的反感到后来的欲罢不能,每周写几页的周记,每一篇都是师生之间的心情分享。除此之外,3年下来,学生的写作水平在无形中得到了长足的进步。

    大陆提倡“一切为了学生”的教育理念,学校对学生多了宽容,学生缺失了对老师的尊敬与爱戴。在台湾,学生可以调皮,可以恶作剧,但决不能对老师不敬。只要有不尊重老师的行为发生,学校可以给学生记大过处分。只要学生有了不良记录,他日后的升学与就业都将受到影响。在对待学生的品行要求上,台湾更彰显了中华古文明的儒雅之风。

    台湾男生像绅士,女生像淑女。这是我一直追求的教育理想。台湾建中是男校,每年高一下学期,建中要与中山女中交换若干名学生到对方学校体验生活。因为建中游老师带的是竞赛班,数学进度比中山女中快了一个多月。临上课前,游老师才意识到这个问题。面对中山女中的7名女生,第一堂数学课,游老师走进教室,在黑板上写下“第二章、三角函数”。

    一个多月前讲过的内容。班上学生居然可以不露声色,也跟着抄笔记,也积极举手回答问题。那是一种风度,一种能站在别人的立场考虑问题、能对他人包容和理解的绅士风度。不难想象,若出现在大陆的教室,那将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景象?

    有一个长得像毕加索的男生,绰号A加索,会讲高级的有色笑话,并且写得一手漂亮的书法。毕业前夕,他承诺给游老师送一幅字当毕业礼物。然而,快10年了,游老师没收到那幅字。游老师以为那个学生将这件事忘记了。而学生答,没有忘记,只是写了几次都不满意,不好意思送,所以才拖着。游老师对A加索说,你要记得还欠老师一幅字啊。

    不要以为游老师太贪,向学生索贿。他这是给学生鼓励与鞭策,正是有了游老师的“作业”要交差,才给了A加索发奋练笔的动力。

    要给孩子一个环境,但环境不是设备;要给孩子一个目标,但目标不要变成压力;要给孩子一份期许,但期许不等于分数。游森棚先生既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实践的。

编辑:保俊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