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印度三年留学生活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0-10-12 09:43:23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教育频道

    三年前,也就是2007年夏天,我高中毕业。高考虽然过了本科线,但还是上不了国内一类本科。填志愿时,我和父母着实纠结了一把,巧的是我老爸的朋友,认识一位从事印度留学的纪燕萍阿姨。虽然高中时我对计算机也没多大兴趣,但对印度软件业的强大也略有耳闻。我老爸的意思是,印度说英语,留学费用低,即便软件学不好,至少英语能过关,对将来就业有帮助。最终,我决定去印度学习。


     说起留学,一般人的印象中就是去欧美。当初,对我而言,印度,也就是高中历史书上介绍的四大文明古国之一,除种姓制度、泰姬陵、两大史诗《罗摩衍那》和《摩诃婆罗多》外,我对当代印度知之甚微。

    在仔细查阅了赛昂印度留学网后,选专业时我又犯难了。后来,我和老爸商量,决定一步到位,选印度最强的软件工程学本硕连读。

    去印度学软件,加之我的姓名又有点佛教意味,很多同学和我打趣:“那你是想做‘IT唐僧’吧?印度可是个神秘的地方,你不会像释迦摩尼一样,悟出什么大道圣哲来?”我心怀忐忑,只能置之一笑。

    接着是办签证……公证,体检,拿护照。酷暑夏日,我奔走得不亦乐乎。拿到签证了,买了机票了,行李准备好了,我要离开合肥了。

    10月,上海浦东机场,纪燕萍阿姨带着我和十几个懵懵懂懂的热血学子登上了飞往印度的飞机。同学们一路说说笑笑,少了些离家的伤感。飞机往西南天空划了一个巨大圆弧后,在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转机——我第一次出国,第一次用外钞消费,第一次用英语正儿八经的和人交流,感到很兴奋。在吉隆坡机场,有位河南同学用一口地道的河南英语向一位老太太问路,老太太一头雾水地用标准的普通话回了句:“不好意思,我听不懂。”弄得大家齐声哄笑。在吉隆坡,啃着四美元的小面包,我感觉还没合肥采蝶轩的面包好吃。

    晚上,飞机到了南印度的城市金奈。一下机场,可把我热坏了,从羊毛衫直接脱成短袖T恤。坐上了驶向学校的校车,我和同学们都发现,天呐,印度人开车真猛啊!

    凌晨了,我们到学校了,到宿舍区了。因为是夜晚,无法看清学校,只感到天空繁星闪耀,四周是各种神奇的热带树木的剪影,一切仿佛在梦中。

    后来,我才得知,我们的学校在印度理工科排名居前八名,是印度第一个得到英国IEE国际认证的大学。全印度有350所综合性大学,韦洛尔大学地处南印度两个重要城市金奈与班加罗尔之间,班加罗尔被称为南亚的“硅谷”。大学有7个学院,在校学生10000,毕业生每年有三分之一分到世界各地工作。学校环境好,有很多欧美、非洲来的留学生,堪称印度最漂亮的大学。

    一开始,我实在受不了印度的饭菜,原来纯正的咖喱对我来说很难吃。常常吃鸡,我感觉印度的鸡多倒霉啊——牛肉,印度教徒不吃;猪肉,穆斯林不吃;大家只有吃鸡。我从来没有这么想吃带叶子的蔬菜,食堂里多是土豆,洋葱,西红柿。我想吃一次牛肉,得跑老远的地方,谁叫牛在印度是神呢?后来我渐渐知道,印度人多信印度教,盛行“万物有灵”的自然崇拜,以黄牛为神,对它顶礼膜拜。虔诚的印度教徒一生有三大夙愿:到圣城朝拜湿婆神,到恒河洗圣浴、饮圣水,死后葬于恒河。我听说有位印度人不知道怎么轻慢牛了,给教徒活活打死,以后我不敢吃牛肉了。

编辑:李荣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