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捕留学生翟田田归国:我会回到美国洗清罪名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0-08-11 17:58:42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教育频道

翟田田(资料图片)

  中广网北京8月11日消息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7时50分报道,卷入“涉嫌恐怖”漩涡的中国留学生翟田田,在被捕三个月后终于获得保释,昨天深夜结束噩梦的他,踏上了祖国的土地。

  带上手铐和脚镣的非“自动离境”

  人们原本以为保释成功后,翟田田的境遇会大为改善,但没想到的他回国之路依然很不平坦。昨天深夜,刚刚离开机场回到家中的翟田田接受了《新闻纵横》值班编辑张泽华的专访:他说,美国警方没有按照法官的判决让他自动离境,而是给他带上手铐和脚镣押解出境,给出的理由很荒谬:

  翟田田:出去的时候带着手铐带着脚镣,身上还有链子,把手铐跟身上的链子还是连着的,我问他,我说这个自动出境不应该是这样搞,怎么会这样?狱卒他说,这个命令是从最上面下来的,他只是奉命行事,他不让我见去机场送行的律师、华人媒体,我说你不应该有这个权利,你怎么能这样做?他给我的理由让我觉得很好笑,他说如果机场送你的把我们打倒了,把你从机场劫走了怎么办?我也是哭笑不得,我知道他是下意识整你,在机场里面走一圈都是脚镣、手铐非常不愉快,受侮辱了嘛。

  男翟田田今年27岁,在西安出生长大,2003年签证到美国,被捕前在新泽西斯蒂文思技术学院攻读物理专业博士学位。

  回想过去的三个多月,一次与教授的口角演变为一场涉嫌恐怖的事件,而翟田田先是被开除学籍,然后被移民局递解、被警察抓捕、被检调机关起诉。一夜之间,一个普通中国留学生,变成了危害美国国家安全的恐怖罪嫌疑人。

  校警直接送至监狱 合法与否调查中

  中国有句成语:祸从口出。当被问及:事件的真实情况到底是怎样?入狱前,他与教授和校方都说了什么才引祸上身?翟田田这样表示:

  翟田田:学校把我说的话他没有完全如实的反映造了一个假证,这是我对这个事情的看法,现在我没有办法继续说,案子仍然在打,我现在能告诉你的就是当时这个事情发生我觉得很意外,它没有出动美方警察是学校的校警跑到我住的地方把我带出来的,而且那个抓我的校警跟我认识很多年,我问他你怎么会这样搞?他说我现在如果跟你说更多的话我的工作就没有了,你就是把不该得罪的人得罪了,我现在只能说这么多。在学校这个校警直接把我送去监狱,而不愿意走过正规警方的那些途径。至于这个事情合不合法我也是不太清楚,这个事情仍然在调查过程当中,我也是刚刚下飞机,非常的累以后得我把头脑理清楚之后,我会给大家一个答案。

  我只是回归祖国,不是逃离美国

  翟田田被保释后遣返回国,美国当地媒体和民众对此事如何看待?请听昨天深夜中国新闻社驻美国记者魏唏发来的报道:

  记者:翟田田案件审判结束当天,美联社、纽约时报等美国主流媒体也采访并报道了他洗清涉恐罪名获准自动离境的消息,一直非常关心翟田田事件的纽约侨界也认为,最终审判结果对翟田田而言,可谓是不幸中的万幸,不会再他的人生中留下太大污点,也希望他可以重新继续学业,翟田田在纽约当地时间昨天下午从纽约登机回北京前,特地通过他的代理律师海明(音)发表声明称, 我只是回归祖国,不是逃离美国,我会回到美国,不仅要洗清恐怖威胁的罪名还要告学校争取赔偿,对此,翟田田在校方,位于美国新泽西的史蒂文斯技术学院现在还没有作出回应。

  华人自保的心态是非常重

  “翟田田事件”再次引发了大众舆论对海外留学生安全和权益的关注。他们现实的生存状态究竟如何?曾在美国学习和生活过的中国之声评论员王健表示:别说与外国人沟通,就是在美国,中国人彼此也缺少沟通、颇显冷淡,甚至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王健:在美国生活这几年其实看到类似的案件确实是很多了,因为我们的法律制度跟美国的法律制度完全不一样,我们的文化背景跟美国的文化背景完全不一样,所以有的时候我觉得很小的一件事情往往经常会造成很严重的后果让我们感觉很意外,最后造成的一个后果就是很多华人变得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就是不关我的事我就不去介入,比如这件事情,翟田田消失了一个月我不知道为什么其他的华人学生甚至没有报警,甚至没有给大使馆打一个电话这个人到底哪去了?其实还有一件案子非常非常受关注,就是在纽约法拉盛的一个华人女生,众目睽睽之下被歹徒从繁华的大街上拖到一个小巷子里然后强奸,拿着铁管子在女孩头上痛击了几下结果女孩现在是脑死亡,都知道法拉盛大街非常繁华,很多的华人,为什么没有人站出来说句话?其实去过法拉盛的人都知道,你在那儿要是问路的话,不管你用英语问还是用汉语问,你问十个人有八个人拿你当作空气,根本就不理睬你,所以这种情况下,许多 华人自保的心态是非常重的。

  过去,人们只关注中国留学生在语言、生活习惯和礼仪上难以习惯美国方式,但现在看来,在处事态度上也很难做到“入乡随俗”。

  美国社会因为反恐变得敏感 面对日益强大的中国需要一段自我心理调节

  外国人的言行为何会触碰美国社会的道德和安全底线?美国为什么变得越来越敏感?昨晚,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金灿荣教授接受《新闻纵横》采访时说:美国社会因为反恐变得敏感,又因为面对日益强大的中国需要一段自我心理调节的过程。

  金灿荣:在目前的美国政治气氛之下,它现在有两个问题值得重视,一个是说社会因为受到恐怖主义威胁,现在高度紧张,所以有时候反映有点过敏,我觉得这已经成为社会问题了,弥漫着一种集体不安全感,不消除的话我想这种过分的反应还会再出现,再一个需要警惕的是由于中国快速发展,促使美国社会对中国出现了一种紧张,战略疑虑,实际上也是很小心眼的,就是在80年代末90年代初,日本经济如日中天直追美国的时候,美国也出现了很多非理性的反应,比如说美国国会议员把日本的电视机拿到国会山上当众把它砸了,美国以前搞过这种事情。另外芝加哥地区街头小混混就把一个姓程的华人给打死了,没什么理由就觉得他像日本人,美国这种一贯的对外的戒备转移到中国人身上,这两个事情如果成为现实是比较危险的,这还不是一个个人悲剧问题,这会严重影响双边关系,这两个事是从翟田田这个事当中我们值得特别关注的。

编辑:李超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