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松:授之以渔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0-05-17 11:16:53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教育频道

    人物扫描:

    柏松,2000年7月毕业于云南艺术学院艺术设计系,同年分配到云南工艺美术学校任教。主要担任艺术设计专业课程中广告设计、包装设计、PHOTOSHOP、3DMAX等课程的教学及研究工作,有较强的教学及实践经验。

    从2001年至今,担任云南工艺美术学校教务科副科长。

    主要成绩:

    2002年,辅导学生参加“风驰杯”大学创艺潮设计大赛,获得“优秀辅导教师”称号,学生获三等奖,优秀奖数名。

    2003年,辅导学生参加“佳园装饰杯”室内设计大赛,获得“优秀组织者”称号,辅导的学生获二等奖、最佳手绘效果图奖、最佳创艺奖、优秀奖数名。

    2004年,参与组织云南省残疾人技能大赛并担任“包装设计”项目评委。

    2007年6月受昆明市教委聘请担任“昆明市中小学美术教师专业技能培训竞赛”评委。

    2007年参加全国工艺美术教学交流活动,《立体构成》课件获全国一等奖。

    2007年在首届云南省职业技术教育学会艺术类专业委员会教师美术作品交流中作品获效果图类二等奖,平面设计类三等奖。

    (昆明信息港教育频道 实习记者管丽娟)白皙的皮肤,大而有神的眼睛,年轻、漂亮。眼前的柏松老师爱笑,对工作认真负责,对生活乐观向上。

    做教师是继承母业

    柏松生于书香门第,家里有妹妹和她两个孩子,母亲是位音乐老师。小时候的柏松对记者这个职业很向往,觉得可以走遍全国各地;后来上高中时因为去大理医学院参观,又觉得自己要当一名医生。

    “小时候的梦想往往是和现实相违背的,那时怎么会想到今天的我会当上老师呢。”柏松感慨的说。

    柏松说,她和妹妹的性格是完全不同的。妹妹继承母亲的性格要多些,活泼好动,爱唱爱跳;而她是那种文静、不爱说话的女孩。

    柏松从小就很喜欢画画,小学毕业时参加一个比赛得了一等奖。初中时,启蒙老师王老师觉得她绘画方面很有天赋,于是她来云南艺术学院培训了半个月,在同学们的惊讶中考上了云艺,学的是平面设计,当时连老师都没想到她会考上。

    教师要紧跟时代的步伐

    柏松说:“我们是职业学校,对学生的培养注重可操作性,动手能力要强,才能适应企业、社会的需要。”因此她觉得这样的要求决定了老师要有更高的专业素养。

    据柏松介绍,学校里好多老师家里都有自己的公司,她自己家也开了一家装潢公司。她觉得职校要与企业紧密联系,老师去企业可以为企业带来新的想法与理念,企业的技术人员来学校可以更好的培训学生的实际操作能力,这本身也是在培训他们将来的员工。

    柏松说:“我有一段时间因为生孩子,没接触企业的一些实际制造时的操作步骤、成品,就明显感觉自己的想法、理念落后了。”

    因此,柏松认为职校老师要多留心社会的需求状态,社会需要什么人才,就培养什么人才,要时刻跟上时代的步伐。

    企业需要德才兼备的学生

    柏松说,职校很注重学生动手能力的培养,但不能为了能力而忽视其他,注重学生德育的塑造是首要的。

    “现在许多企业把员工的职业道德放在能力之上来考虑。” 柏松说。

    最近一段时间学校组织部分老师去深圳的某些企业参观学习,其中一个企业负责人的话让她记忆深刻,“有德有才立马就用;有德无才培养再用;有才无德宁可不用。”

    柏松觉得这是值得每个职校老师深思的话语,因此她在平时的教学中很注重对学生德育方面的教育。她要求学生不仅要有能力还要有很高的职业道德,比如爱岗敬业、吃苦耐劳、勤俭节约等。

    授之以鱼 不如授之以渔

    柏松说:“我们的培养目标是让学生成为可持续发展的人才。”

    柏松对学生的培养很注重他们今后的发展潜能,而不是只看现阶段的成绩。柏松说,她对学生并不满足于给他们一碗饭吃,而是注重教会学生生火做饭的方法。一碗饭吃完,就没有了,只有教会学生生火做饭的方法,才能让他们有吃不完的饭。这才是生存之道。这本身也是在对学生负责。

    “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柏松说。

    把学生当作子女来包容

    柏松觉得要让学生认识到自己是有优点的,并非一无是处,提高他们的学习积极性、主动性;要多赞扬多鼓励学生,不能轻易说不好。

    “有次我让学生做个商品的包装设计,让他们每人设计三种不同的形式。” 柏松说。

    当学生拿作品给她看时,她首先问学生觉得自己的三个设计哪个最好,如果学生的想法和她的一样,柏松会说:“不错啊,你跟老师想的一样。”如果学生想的和她的不一样,柏松先肯定学生的想法,然后说出自己认为好的那个,并说明原因。如果学生坚持自己的观点,柏松绝不会制止,而是鼓励学生按自己的想法去做,给学生充分的民主权利。

    现在的柏松是个两岁孩子的母亲。她说:“我做了母亲之后最大的感受就是学会了包容别人,包容自己的学生。”

    柏松说,以前对学生更多的是责任,现在更多的是担心,担心他们学不好今后怎么就业,怎么生活,完全是站在一个母亲的角度。

    “我会像爱惜自己的孩子一样爱惜我的学生。” 柏松说。

编辑:保俊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