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旻:没有教不好的学生,只有教不好学生的老师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0-04-20 12:50:18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教育频道

    教师扫描

    王旻,1981年毕业于云南师范大学中文系。

    1982年至今一直在昆明三中任教。

    1987年,被评为昆明市中学一级教师。

    1995年,被评为昆明市中学高级教师。

    2000年,被云南省评为中学特级教师。

    王旻在昆明三中、滇池中学担任15年的语文科研组长,她是中学高级教师、特级教师破格评审的委员;她主编和参编了无数的高考教学指导丛书;她指导的学生作文曾屡次获得国家、省、市的一等奖;在各大知名刊物上发表了400余篇文章;她也曾多次获得“优秀教师”称号。

    (昆明信息港教育频道 实习记者唐敏)“一棵树摇动另一棵树,一颗心灵唤醒另一颗心灵。”这是王旻的教育理念。

    教书育人40多年的王旻眼角两侧早已经布满岁月的痕迹,但从内到外都散发着文质彬彬、和蔼可亲的气质,干净利落的齐耳短发,略显疲惫的眼睛里流露出温暖的目光,让人感觉很亲切,交谈后,更加惊叹于她有颗年轻、感恩的心。

    40年与昆三中结下了不解之缘

    1970年,王旻成为文革中昆明三招收的第一批高中生,从此与昆明三中结下40多年的不解之缘。

    那时候高中年级只有四个班,学校实行的是军事化管理。教室在全校最好的位置,新建的红砖楼三楼。那个年代,坐在教室上课的日子不多,走出学校走向社会学工、学农、学军倒是不少。令王旻记忆犹新的是到昆明冶金机械厂劳动,整整一个月,全班人在教室里打地铺睡,每天除了随车间工人上下班外,还要耕种学校里的农场,每年春种秋收,同学们都排着队步行近20公里,到白沙河畔的山坡上,挖地种麦子收割庄稼,中午就坐在田边地角吃饭。

    “那时候虽然很苦,但很我快乐,熟悉了学校里的一草一木,在学校的每一个角落都留下了同学们的欢笑声,我开始逐渐爱上我的母校。”王旻说。

    时间如梭, 1971年7月王旻毕业了,同学们有的参军、有的下乡,王旻因为一篇优秀作文意外地被留校工作。王旻很珍惜在学校里的每一天,她平时除了给学生上课外,晚上,王旻还上挑灯夜战,学习更多的知识。1977年的深冬,王旻参加了全国恢复高考后的第一次考试。考试前一个月,王旻得到了很多老师的帮助,老师们手把手的教导她,从最基本的汉语发音开始,对她写的每一篇作文,老师们都会精心批改,正因为有这些老师的指导和她的努力,1978年2月,王旻如愿以偿的跨进了梦寐以求的大学。

    大学毕业后,王旻毫不犹豫的选择留在昆三中继续教学。一晃眼40年过去了,王旻对学校依旧充满浓厚的感情,王旻用自己的青春见证了学校的成长历程,她爱学校里的每一棵树、每一根草,同时王旻也很感激曾经帮助过她的恩师和母校。

    “我从14岁到54岁,从学生到老师,我在三中母校的培养下,在一位位恩师的教诲下,走过了人生最值得回味、最令人难忘的40年。我怀着一颗感恩的心面对生活和工作,我觉得只有这样才对的起曾经帮助过我的恩师们,培育过我的母校,我相信一切都是上天注定我与昆三中结下不解之缘。”王旻说。

    没有教不好的学生

    谈到当老师的体会,王旻用累并快乐着来概括了她老师的经历。

    大学毕业后王旻就一直当班主任,她很喜欢当班主任,她认为,班主任是个特殊的角色,可以拉近她与学生之间心灵的距离,心灵与心灵对接,你会发现孩子都是自己的子女,当看到孩子改进错误、学习进步的时候,看到他们的成长,即使在累也是快乐、幸福的。

    王旻一直用自己的人格魅力和学识来启发学生,学生对王旻既爱又怕,王旻从来不以学习成绩评价学生,她喜欢诚实、努力的学生,只要学生努力了,即使进步很小,王旻都不会放弃他,王旻会在每个细节上给孩子鼓励和关怀,平时摸摸学生的头、拍怕学生的肩膀,这些微小的动作,学生都会感觉到温暖。

    王旻在学习上对学生要求很严格,她会拼命地冶炼学生,现在的学生都害怕吃苦,不喜欢做作业、没有养成预习和温习课程的习惯,面对这些学生,王旻总是毫不松懈的盯着他们,直到把事情完成为止,她才会去忙自己的事情。王旻一直执着的严格要求学生,有些同学心里会有小小的埋怨,吕大伟就是其中之一。

    吕大伟是王旻高三的学生,从小父母离异后,一直和爷爷住,爷爷很娇惯他,以至于从小他的脾气很暴躁、学习成绩差、自卑。一次课堂上,因为一些问题和王旻发生争议,王旻希望学生能把一些问题理解的更透彻,吕大伟却坚持自己的观点,他还用脏话骂王旻,当时,王旻没介意,继续讲课,私下王旻找到他谈话,吕大伟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后向往旻道歉。这件事以后,王旻更加关注他,经常和他聊天,给他补习功课,严格要求吕大伟。现在吕大伟考上兰州大学,出国深造,出国前,吕大伟感激地对王旻说:“王老师,我很感谢你这些年来对我的严格管教,没有你平时的严厉,我也不可能考上大学,出国深造。能有颗阳光的心态面对我的成长,你就像母亲一样,关心我们的成长。”直到现在,每年暑假吕大伟都会给王旻打电话,向老师问好。

    王旻认为,没有教不好的学生,只有教不好学生的老师,只要老师用真心对面对教师这份职业,把学生当成自己的子女,没有交不好的学生。王旻觉得如果一个老师教了三年,学生都不喜欢这个老师,这是老师的悲哀。

    当老师我无怨无悔

    王旻把40多年的青春都奉献给在教师岗位上,虽然收获很多,但也失去了很多。

    王旻为了批改作业、处理学生问题、备课,每天都会忙到凌晨以后才休息,这给家庭带来很多不便,丈夫无法忍受和她离了婚。特别在高考填报自愿的时候,凌晨以后家里还拥挤着很多的学生和家长。王旻忙得焦头烂额,无法顾及家人,她心里对家人有太多的歉意,尤其是对儿子王旻没有尽到一个母亲的责任。

    让王旻记忆犹新的是她带儿子去做家访,从早上8点开始出门,去红塔训练基地做家访,天气很热,儿子小小的身影拥挤在人群里,一个多小时就一直站着,红塔训练基地离家很远,要转3趟公交车才能到达,做完家访后,到晚上7点才回到家,那天夜里,儿子突发着高烧,住进医院。

    还有一次,下午开会,王旻一直忙到8点钟,把去幼儿园接儿子的事情给忘了,直到接到儿子老师打来的电话,电话那头给她带来一个不好的消息,儿子在幼儿园门口摔破了头,送到医院去了,得知消息后,王旻急忙跑到医院,当时儿子头已经包扎好,睡在病床上输液。直到现在,儿子头上还留下浅浅的疤痕。说起此事,王旻忍不住地流泪了。

    “作为母亲,我对儿子很惭愧,亏欠他太多,可是身为老师,我清楚的知道我身上的责任,我只有全身心的工作,才得对得起学生和家长,虽然为了工作失去了婚姻,愧对了儿子,但我无怨无悔做一位教师,我会一直把我的工作放在人生的第一位,我知道我的学生需要我。”王旻说。

    王旻今年就退休了,但她不会停下教书育人的脚步。她打算去贫穷、偏僻的地方,继续教书人生。

    在教书之余王旻也很喜欢旅游,平时休息时她会独自开车到处去旅游,她走偏了云南各个角落。王旻觉得教书压力很大,她会把旅游当做一种释压的方式,她会去偏远地带,沉淀自己,作为一个教育工作者,她需要一份教书这个事业,也需用旅游来释放压力。

    “我不在讲台上教书,我就在旅游的路上,教师是平凡中不平凡的职业,作为一名教师,我把所学的知识交给我的学生,看到他们成长我很快乐,我在旅游的道路上沉淀自己,我希望能把这种沉淀的心境和感受与我的学生分享。”王旻说。

编辑:保俊

商讯